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360手机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9|回复: 0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
发表于 2017-9-14 17: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曾经被誉为“浙南名捕”。
在瑞安纪委书记任上,拿下轰动全国的“瑞安地下组织部长陈仕松”(号称“瑞安阿太”)。
由此引发瑞安官场地震。
包括瑞安市委书记叶会巨在内的9名县处级官员落马。
19名乡科级干部和53名党员分别受到党纪政纪处理。
上周,他因病辞世,享年66岁。
14日,他的遗体告别仪式将在温州市殡仪馆举行。



一路好走。



案件主角陈仕松,瑞安莘塍中村人。2000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6个月。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时任瑞安市委书记叶会巨,2000年因受贿罪获刑8年6个月。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时任瑞安市长的陈启富,案发时任温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2000年因受贿罪获刑12年。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他揭开了瑞安腐败串案的“盖子”
——浙江省瑞安市原纪委书记陈逸峰的办案故事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自1999年夏天开始,浙江省瑞安市刮起了一股“反腐风云”。被这股“风云”卷倒的干部有:县处级干部9人,乡科级干部19人,其他党员干部53人。揭开这一串案“盖子”的,就是时任瑞安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现任温州市规划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的陈逸峰。
1999年6月1日,陈逸峰到瑞安任职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上任伊始,他即把大量的时间用在悄悄的走访调查上。在走访中,他查到了一个名叫“阿太”的人。“阿太”真名陈仕松,曾做过巫师,被称为瑞安市的“地下组织部长”。
陈逸峰感到吃惊:一个地痞流氓似的小人,竟然成为瑞安政界的“核心”人物,可见瑞安这个地方的腐败现象已蔓延到何其严重的地步 然而,留给他思考的时间不多,他时刻牢记着临行前温州市纪委领导对他的叮嘱,他不能愧对118万瑞安百姓。
在秘密查“阿太”的同时,另一个人的名字也进入了他的视野,引起了他的警觉。
张叶生是瑞安市的又一个风云人物。此人公关能力极强,关系网深厚。当时,张叶生系瑞安市经委副主任兼市三电办主任、市电力开发公司总经理、华瑞电厂董事长、总经理。关于张叶生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的举报不少,但纪委和检察机关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因此,一直奈何不了他。
当时,也有人对纪委、检察院介入的时机是否成熟表示怀疑。因为张叶生在瑞安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如果时机把握得不准,一“斧头”砍空了,纪委、检察院的工作将非常被动。为了把握办案时机,陈逸峰当机立断:市纪委立即介入此案,将张叶生“两规”。张叶生被“两规”后,办案条件是好了,但案件调查却遇到了阻力:张叶生在华瑞电厂“挪用公款”问题很快查清——获得水泥差价款40万余元虽是事实,但这笔款已经作为公司配股全部分给了职工。此时,有的办案人员打起了退堂鼓。
陈逸峰认真听取了各方意见后,说:“如果华瑞电厂没有什么进展,可以换个角度,从三电办去找一找缺口。”
这一招果然灵验。办案人员查出了张叶生在三电办挪用公款370万元借给两个朋友做生意的问题。案子打开了缺口,办案人员长出了一口气。
但是,陈逸峰却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他说:“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努力。”“要进一步努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办案人员很快发现,除了挪用公款外,其他问题始终找不到突破口。张叶生也紧闭其口,不交代任何问题。
一个看起来很大的案子,似乎又进了死胡同。怎么办?是就此松手,还是再想点什么法子?
眼看山穷水尽的时候,陈逸峰决定再一次“换个角度”,从张叶生的妻子身上打开缺口。由于选对了突破口,案子越挖越大,最后挖出了张叶生贪污36万余元、受贿180万余元、挪用公款370万元,以及75万元财产来源不明的大案,以至于张叶生被称为当时的“浙江第一贪”。
张叶生深知自己罪行的严重程度,他想立功赎罪。于是,他说出了两个人名:陈启富、唐增凯。前者原任瑞安市市长、时任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后者原任瑞安市副市长、时任瑞安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罩在瑞安腐败分子头上的“盖子”渐渐被揭开了。陈启富和唐增凯很快被温州市纪委“两规”。陈、唐二人的问题虽然令人吃惊,但种种迹象表明,瑞安的腐败问题远比想象的严重,他们仅仅是瑞安腐败群体中的一分子。从他们交代的情况看,瑞安政界的许多腐败现象和不正之风,都与“阿太”有关。
温州市纪委进一步向陈逸峰了解“阿太”的有关情况,共同商讨如何切除“阿太”这颗“毒瘤”,从而进一步扫除笼罩在瑞安的这团“阴云”。
在一个周六的晚上,“阿太”被悄悄带出了瑞安。
9月10日上午,时任市委书记叶会巨、市长黄宗华被浙江省纪委带离瑞安。
此后,在瑞安市纪委的配合下,浙江省纪委和温州市纪委先后对瑞安的9名县处级领导干部进行了严肃查处,包括时任市委书记叶会巨,市长黄宗华,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陈启富,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钟某,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唐增凯,副市长木景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某,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陈某,副市长蒋某。
与此同时,陈逸峰带领市纪委一班人,日夜奔波在瑞安、温州的各个办案点,指导办案,并相继查处了一批违法违纪的党员干部,其中仅乡科级干部就达19人。
1999年6月至2001年5月,陈逸峰带领瑞安市纪委监察局全体办案人员,共立案查处各类违纪案件441件,其中副科以上65人,经济大案79件,移送司法机关43人,挽回经济损失1100余万元。特别是通过一些典型案件的查处,使瑞安市的违法违纪现象得到了明显遏制,纪检监察机关在瑞安的威信与日俱增。当地许多人发自内心地说:“陈逸峰这个人了不得,他是我们瑞安的‘包公’!”




阿太”是怎么成精的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1999年10月前后,名列全国百强县第31位的瑞安市(县级)市委书记、市长被省纪委“两规”审查,市人大副主任唐增凯、前市长陈启富、副市长木锦澄等多人被温州市纪委立案并先后移送检察机关逮捕……而触发这些多米诺骨牌挨个噼啪倒下的,是该市一个有黑社会背景的副村长,靠盯梢起家、外号“阿太”被捕后的供词。



一条“虫”的崛起
1955年出生于瑞安莘塍镇中村的陈仕松是一条立志要成为蛇的“虫”,他觉得蛇比虫要厉害多了。

陈仕松是个不会种地不做生意的“二溜子”,八十年代中期,陈仕松开始装神弄鬼操起“跳大神”(男巫,温州民间亦称“阿太”)的行当。大神没跳好,却得了个“法号”——阿太。

阿太参加了当地的治安联防队,成了公安、工商打走私的线人,混上了半个吃公家饭的。认识阿太的人都有这样的评价:没文化,但一点不笨。从此阿太似乎上了正路,他举报很尽心力,有时也竟铁面无私,除了无私,哪家超计划生育啦,什么人生活作风有问题啦,都不能瞒过整天闲逛、耳目却像雷达一样不停搜索的阿太。

对公安来说,用阿太做耳目是废物利用,但是没多久,由于一个偶然事件,这种利用与被利用关系开始颠倒了。

那次是阿太受人之托,有求于一个公安干部。但这个干部未把阿太当回事,不给面子。阿太不好向托请之人交待,便下了狠心,他一连七个晚上守候在这位干部家的猪圈里,观察夜色中有谁上门,凡是他认为是上门送礼者,等人送完礼,他突然跳将出来装神弄鬼,逼送礼之人说出实情。

没多久,掌握了公安干部受礼纳贿事实的阿太,大着胆子上门敲诈。当然,一开始也只是让这位公安办点托人情的事。阴短在人之手,不办也得办。于是阿太的名声,慢慢地在乡里升腾起来。



阿太“泡官”
1992年,几次参选村干部落选的混混儿阿太突然被选为中村的副村长。再后来阿太竟然“入党”,据查案干部说:党支部表决是困难的,当时上边居然叫来派出所所长在支部会议上压阵,才使表决得以通过。这位派出所长根本不属于这个党的基层组织。

不久,镇级领导届满异地任职,一位姓蒋的新书记即将上任。蒋某履新之前,有人好言相告:中村有位副村长会盯梢,很厉害的,要当心。蒋书记一听是个小小的副村长,没好气地说:我是枪,他是鸟,我想什么时候把他打下来,就什么时候打下来。

蒋书记不知深浅的“枪鸟论”激怒了阿太。阿太决定深入到蒋书记的老家和他工作过的地方探访取证。阿太不信新书记是个无缝的蛋。

不出一个月,阿太便完成工作目标。

一天阿太来到镇党委书记办公室,竟一屁股坐到了蒋书记的办公桌上。书记愠怒之下叱其无礼太甚。阿太不阴不阳开腔道:“你不是说你是枪,我是鸟吗?现在我告诉你,我是枪,你是鸟,我什么时候想把你打下来就把你打下来。”作为注释,阿太透了点弦外之音、言外之意。书记闻听顿时失色,心中暗暗叫苦:阿太果然了得。

但一把手的架子怎能轻易放下,仍想以势镇一镇阿太。

有“枪”在手的阿太这回可不让了。他坐在桌上直接拨通了市纪委书记的电话。听了“举报明星”(阿太已有如此绰号)的举报,纪委书记当场在电话中批评了蒋某。从此,蒋书记真的成了阿太一只枪口鸟。

阿太有条准则,他的“枪”基本只瞄准两类官:一是正职官员,二是实权部门官员。据查案干部披露,阿太动用了摄像设备,他不识字,写自己名字也很困难,更不会整理举报材料,但他会突然将一盘录像带扔到某官员面前。屁股上有屎的官僚顿时唯唯,成为阿太的一条狗。阿太如法炮制,将瑞安城关的莘塍片区(辖四镇20多万人口)的书记陈裕荣(已被捕)和他的几个僚属弄到手。来自专案组的消息,阿太集团核心成员是这位陈书记和一个白胖的军师人物房管局长程宣澄。

土地局长章方清在瑞安市政府各部门中举足轻重,一块块土地批出去,手里松一松紧一紧出入万金。阿太盯上了章局长。

一日夜深,章方清刚在KTV包房内做了不该做的事出来喝口茶,阿太凶神般突然出现在章局长面前,像是说知心话似的,附在章的耳边压着嗓门说:今天玩得很快活啊。说完,板着脸扬长而去。从此,章局长不幸被牵走。

中阿太埋伏的还有市里六七名局级领导。最后阿太进市委书记叶会巨家,已到了宾至如归的境界。阿太已然成为瑞安的阿太,瑞安百官哪个敢与老大(瑞安官场对叶书记的尊称)的“太岁”阿太作对?这有阿太为其母操办的瑞安规格最高葬礼为标准:全瑞安有数十名局级(含副局)干部到场。

葬礼的总调度是片区书记陈裕荣,主持人是房管局长程宣澄,中村人说,一位公安局领导因故迟到,被阿太骂得狗血喷头,为挽回影响,其夫人为阿太家帮忙料理后事三天。那次葬礼,市级领导过于惹眼不便出席的,也派出了家属。为维持秩序,当地派出所忙了好几天。



瑞安的“超人”
一位外地商人看中瑞安很火的娱乐市场。在瑞安投资300余万元开了一家档次颇高的娱乐城。但是外来户未找准靠山,公安、工商隔三差五前来检查,弄得生意做不下去!店主焦头烂额,经多方活动,终于摸到阿太的门下。阿太也爽快,要公安、工商高抬贵手,每月向阿太交1万元便可搞定。这家娱乐城唯恐阿太的话有所折扣,还向阿太送上一辆进口轿车,外搭一名女司机。

其实,阿太自己名下也有娱乐场所,平日跟踪盯梢之余也不忘优游宴乐。更何况这是个利用“资源”(指官僚阴私)聚财的“窗口”,想捧阿太臭脚的人排着队呢。阿太生意很火,但这不能让他全部满足,他还惦记着有不识相的躲着不来的。某镇长觉得手里经费有限,迟迟不到阿太店里花销。阿太一怒之下,几个电话让瑞安两位市领导到店里公干,在店里,阿太让市领导打电话叫这位不识相的镇长过来,镇长接到电话不敢怠慢,惶惶然赶到店里,一看这架势,心里已知阿太不高兴了。没等市领导开口,阿太一挥手斥责道:没你的事,回去吧。从此这位镇长被摆平认输。

据称,在瑞安,对工程发包,阿太有一票否决权,除非他不惦记。记者在瑞安采访时,亲眼看到一段“烂腰”路。据当地群众反映,由于发包时阿太不知道,事后他反对,这条公路他就让它永远成为“未完工程”。

阿太同村一位叫陈金荣的农民,向检察机关举报了阿太和镇里官员的种种劣迹。消息旋即传至阿太耳朵里。这还了得!陈某人想以阿太的手段打倒阿太?没多久,“巧合”一起停电事故,陈金荣在办公室里找蜡烛时被三名蒙面人闯入,砍得遍体鳞伤。公安方面只作了法医鉴定,没有立案。怕被进一步报复,出院以后的陈金荣舍下妻儿,自己将自己发配到中缅边境,躲了5年后才敢回家。而阿太过着什么日子呢?瑞安地段最好的兴业大厦有他价值上百万元的公寓,村里都知道他有两房妻子。



叱咤阿太
有钱有势,阿太要叱咤了!

阿太于1997年11月18日入了党,既是组织上的人,他与瑞安市领导的关系更深了一层,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同志加兄弟”。特别是叶书记要给某某人点眼色看看又碍于身份时,与阿太商量一下便妥了。

当时瑞安市党委副书记林某,理论水平高,精明能干,在干群中深孚人望。林副书记不买阿太的账,对叶也构成威胁。于是,阿太开始“作怪”。找不到林书记的阴短,“举报明星”出身的阿太便使出他飞短流长的绝活。他知道,官再大,最怕最有口难辩的就是让他卷入“桃色事件”。不久林副书记与某女同志关系暖昧的谣言,使得许多不明真相的人信以为真。叶书记适时予以旁敲侧击。作风正派的林副书记只好忍辱离开瑞安。

瑞安有广为流传的三则故事。阿太一次私下对某副局长说:该搞个正的做做啦。副局长问其详。阿太说:你只要跟我到老大家去一下就行了。

这位副局长自作聪明,自己去了叶书记家送礼。这天叶会巨一人在家。副局长一回来,阿太马上上门责问:你老西(瑞安话,意为目中无人)说好两个人去,你怎么一个人去了?这位副局长如梦初醒:老大是阿太的。

另一个故事是:市委组织部门曾为几十名局级干部排过队,依资历、考绩公平选拔升降。阿太得悉后,横插一杠,与叶会巨联手重新“洗了这副牌”,借以排挤异己,扶植“阿太概念”干部。

第三个是:一次阿太让一位派出所干部搞定一个户口问题。这个干部平日为人也本份,接了阿太的活,竟一时办不下来,日日如坐针毡,生怕阿太突然作怪降灾,万般无奈,他竟自掏1万多元送到阿太手里,以谢办事不利之罪。

阿太究竟是如何俘获瑞安最高领导叶书记的呢?瑞安流行的说法是,阿太曾花了一个月时间对叶进行24小时跟踪,拿住叶的阴私之后,借以敲诈;而叶由被敲诈转而与阿太合作。

去年6月,阿太顺利当选了村支书记。飘飘然之余,他决定到温州去发展,争取做温州的阿太,为此他专门在温州置下办公室。

但是温州令他绝望。他与一些领导接触后发现,他们大多只会说普通话和温州话,没人听懂他的瑞安土话。他又不识字,无法沟通。他不无伤心地对手下说:我还是做瑞安的阿太。



遭遇名捕
瑞安百姓中流传着这样的民谣:

阿太三条线,还管一大片;

秋风扫黄叶,只剩金铜铁。

据瑞安百姓解释:第三句中“黄叶”指的是10月份被带到省纪委“双规”的市长黄宗华和市委书记叶会巨,第四句中的“金铜铁”是指三位尚在位的党政机关副职(各人姓名中各有一字对应),不少局级干部正接受审查,有的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第一句中的“三条线”是指阿太控制的市里三个实权部门,具体说法不一,但老百姓把公安都列在其中。第二句中的“一大片”,是指莘塍片区,阿太的根据地,年工农业产值达30亿元。

阿太为害一方,引起了温州市有关部门的重视。今年六月,有温州“四大名捕”之称的陈逸峰出任瑞安市纪委书记、市委常委。在执法岗位上,倒在陈手下的县级干部有20余人。

陈逸峰有个习惯,常年早起,出去散步经常会碰到老人,与老百姓、老干部攀谈中可以摸清一个地区基本的干群关系。而他听到最多的一个名字就是瑞安的阿太。

不到两个月,陈逸峰和他的手下便突破了后来被称作浙江第一贪的瑞安华瑞电厂董事长张叶生贪污受贿200多万元大案。

张案涉及面不小,查案人员发现前任瑞安市长、现任温州市府副秘书长的陈启富与张有牵连。当即决定对陈采取行动,一并受调查的还有前副市长、现任市人大副主任的唐增凯等人。

市委书记叶会巨当时表态支持纪委的果断行动。

8月22日,因发现陈启富与阿太有经济挂葛,阿太被温州市纪委找去谈话。

次日,温州市委组织部长到瑞安,向四套班子通报了查案情况。会上叶会巨愁上眉梢,叹息道:这样没完没了地搞下去,瑞安的政局会动荡的。人们纳闷,张叶生案曝光,一批贪官落网,瑞安百姓称快,治下风气有所好转,何来政局动荡?

接着,10月初,书记叶会巨、市长黄宗华被浙江省纪委带到杭州实行“两规”审查。阿太与前市长陈启富、副市长木锦澄,前副市长唐增凯被送到温州市审查,有的已被移送检察院逮捕。在瑞安,阿太的左膀右臂“陈裕荣”等被审查逮捕。搜查房产局长程宣澄家时,仅五粮液以上高档的酒就搜到273瓶。

现在的阿太被扣在温州,具体取证、起诉将由温州市检察院负责。即使是成了精的阿太,也只能嚣张一时,不可能嚣张一世。

瑞安的百姓可以放心了。有诗为证:

大快人心事,粉碎“阿太帮”;贪官与流氓,扫入飞云江。



关注咸蒸姊妹号松台山脚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端了“瑞安阿太”的“铁面陈逸峰”辞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360手机在线 ( 粤ICP备13089747号

GMT+8, 2018-7-23 02:29 , Processed in 0.033424 second(s), 12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0